公司新闻

维德集团资源研讨会 | 庄启程主席发言:中国木业的现状、发展与未来

维德集团资源研讨会 | 庄启程主席发言:中国木业的现状、发展与未来

(2015年11月8日,苏州香格里拉酒店。根据录音、发言提纲整理,未经庄启程先生审阅。)


朋友们、同行们:今天非常高兴能在这边跟大家见面。好多朋友,我们有着几十年关系,但是久违了,很难得在同一个场合又见面了,感觉到特别的亲切可爱,也感觉到我们木材行业的团结一致,还感觉到维德在这个行业还存在着它的应有的影响力。谢谢大家的到来!【来宾鼓掌】

在我演讲之前,有几点要求希望大家原谅:第一点因为我乡音难改鬓发蓑,这是永远改不了的事实,如果大家听不清楚,希望大家原谅。第二点我的意见纯属代表私人意见,不是对我公司有任何的褒义,不对别的公司有任何的贬义,也不对同业有任何贬义,希望大家理解。第三因为我的年纪的关系,在这边久站着可能承受不了,所以我特别要求会务组帮我派张凳子来,让我坐在这边讲话,如果有需要的话。【来宾热烈鼓掌】

我讲话的时候一般不习惯用稿子,我昨天晚上比较早睡觉,养足了精神,今天早上七点半开始用一个小时在IPAD上写出来了简单的稿子,很高兴我的员工很快速地把它打印出来。【来宾鼓掌】但是现在稿子不能够派发,因为错字很多,我多年不用中文写稿子了。这个稿子现在还不能派发,等整理过后可以派发给大家,谢谢!【来宾鼓掌】

中国木业界的发展,是与维德集团在中国的投入是分不开的。在这里我要特别提到一点,维德集团是国内唯一一家先有森林资源和原料才在中国建厂的公司,什么叫维德的森林资源呢?集团在非洲的中西部拥有近三万平方公里的森林资源、九个木材加工厂。这也是维德集团第一次把它的生产基地建立在消费区,以前在菲律宾、非洲、其他国家,我们的工厂是建立在原料区,那这个模式我相信也是维德在中国的首创!大家是不是认同我这个观点呢?【来宾热烈鼓掌】谢谢大家!

下面我分几点来讲述维德在中国的发展历程,这也是中国木业界从过去改革开放后发展的一个缩影,希望能与大家共同探讨。

第一点是中国的森林资源:中国的森林资源是非常贫乏的,尤其是在50-70年代,中国政府因为贫穷所以对森林资源是国家式、机械化地采伐。比如在四川九寨沟一带、在东北的大小兴安岭牡丹江一带都机械化地采伐。我们老祖宗仅剩的一点森林资源在那几十年中可以说是开发贻尽,那都是我们民族大家的悲哀。我们缺乏的木材是我们的不幸,但也是我们的骄傲。为什么是我们的骄傲呢,因为我们老祖宗五千多年的文化,他把我们的资源用掉了,但是我们有五千多年的文化,所以是我们的骄傲。这句话是我三十多年前一直跟老外讲的,包括在座我的朋友罗杰,当时他在美洲最大的木材公司之一Weyerheauser(惠好) 工作。大家同意我这样的讲法吗?【来宾鼓掌】是好事演绎成坏事。

在这个情况下,中央政府开始理解到、警觉到要种植、引进快生林,保护水土流失,绿化环境。快生林主要引进了桉树、意杨这两个品种,正好这两个品种我五十年前在菲律宾的林业基地里面都种植过。所以当时的中央政府,当时不叫林业部,叫做农林部,林业部是在农林部下面的一个局。我向他建议这两个材种,除了杨树之外,这个桉树是不大适合中国木材资源的种植,它比较适用于保护水土,绿化环境。很可惜,他们当时没有采纳我的话,但经过三十多年证明我当时的建议是对的,因为当地种植者把桉树作为木材资源来砍伐使用,破坏了地下水资源。

50-70年代中期,政府开始提倡农民去种植杨树,国家发给他们树苗,免费的让他们去种植,但是农民不积极,效果不大,为什么呢?因为没有给他们带来利益,他们付出了劳动没有收益,所以呢我和他讲,世界上只有永远的利益没有永远的合作。

在这种情况底下,我们第一家在江苏无锡的中外合资企业叫做中国江海木业有限公司,是不是第一家呢?1981年中央政府、中华人民共和国工商行政总署签发给中国江海木业有限公司的中外合资营业执照,执照号码是“10001”,我不知道是10000号还是01号,而且还是挂有“中国”两个字的合资公司。我相信在座的木业界长辈们还是会记住、还是会念念不忘当时的江海木业有限公司。在座的很多长辈们,从那公司得到了好处得到了利益,得到了第一桶金。江海木业公司作了一个什么贡献呢?就是把当时没有人要的、没有出路的、农民只能用来绿化的、让农民感受到都付出了代价的杨木,转化为胶合板芯板的生产原料,所以才开创了我们的中国胶合板的行业。农民发现原来这东西拿去旋切做成芯板可以卖钱,他们劲头就来了。所以在八十年代的中期才大量地种植杨木,我这边顺便给各位纠正一下,大家都将意杨,以为是意大利的杨木,但是我作为参与者告诉大家,我这年龄不讲呢,很多历史你们不知道、也不清楚,其实中国第一批引进的杨木品种是来自美国南部阿拉巴马州的树种,所以我在泗阳的杨木博物馆里面就写过这句话,杨木之乡,国内首批引进的杨木是来自于美国的。这是我讲的第一点。

第二点,1978年中国实行开放改革,那么大家要做什么呢?记得当年有一次和很高层的领导在北京一起座谈,他们说小年轻啊,你发发言吧,我说你要我讲真话还是要抬轿子,他们都讲庄老板我们请你来就是要你讲真话的,我说好,我们关起门来讲自己的话。我说所谓开放改革就是你共产党经过那么多年在经济领域对中国公民的思想教育不成功、失败,对生产分配的不合理、失败,所以你要引进资本主义的经济管理规律,这是我当时讲的话。那么现在我们的经济发展是比资本主义还要资本主义,为什么呢?资本主义的发展有他的经济法制规律,中国的发展有发展没有配套法制规律。那么这个事情正是中央政府我们新的领导者要做的事情,也是在座要做的事情。要怎么样让我们的理念变得统一,规范化、制度化,所以维德从开始到现在,没少开过任何一张发票,在经济经营上维德懂得偷、抢、骗吗?懂得,但是作为一个有良知的公民,我们得遵纪守法,这是维德一贯奉公守法的精神,我以这种精神和大家共享,我们在穷的年代默许你去偷、去抢、去骗,当我们走上小康的时候,大家要回头过来,我们检讨检讨,你们会不会祸延子孙,来的钱是不是干净的?我相信你们想要留给子孙的每一分钱都是要干净的。所以这句话呢今天我拿出来和大家共同探讨,我这个年纪不讲这些话呢可能以后你们就听不到了,谢谢各位! 【来宾非常热烈地鼓掌】

那么第三点我讲到江海,中国江海木业有限公司当时的成立是在中国有合资法之前成立的,公司的章程同它成立半年后中国颁布的第一套的合资法文字上非常巧合,一模一样,我不敢讲谁抄谁的,希望大家谅解。当时的江海做的贡献,行业才开始有系统的、产业化的胶合板供应。跟着呢,因为形式的发展我们在江苏的苏州开创了江苏省第一家规模性的、占地三千亩的外商独资企业,苏州的维德工业城当时现金投入了三亿五千万美元,三亿五千万美元在现在大家来讲好像是小毛毛的数字,现在开口闭口都是几十亿、几百亿的投资。但是当时中国全国的外汇储备只有93亿美元,所以当时我们可爱的朱镕基总理说过“庄老板非常谢谢你,因为你的外汇进入,占了我们国家将近4%的当年的外汇收入”。这是我与大家共同来回忆下历史。

在那个年代,我相信好多人记住,在1992、93的年代,江海的3mm的胶合板从3月份的27元/张卖到9月份72元/张,当时我们的龚旻华小姐是业务部的人员之一。我说龚小姐啊,现在叫你龚小姐,有一天会叫你龚奶奶的,因为那是胶合板求多于供的年代。我看这边在座的朋友有好多当年也得益于江海的,获得了第一桶金,为你们的事业奠下了基础。这是我要讲的第三点。

稍等一下,我坐在那边舒服点,谢谢大家!【来宾非常热烈地鼓掌】

第四点就是我们独资投入了3.5亿美元,建立了苏州维德工业城,其中包括德赢vwin网站,开创了一个综合性的木材、地砖、外墙砖的建材产业基地,这个基地发挥什么作用呢?在当时湖北的左各庄,在山东临沂、东台一带,很多小的胶合板加工厂的出现,在苏北地区也是这样,在浙江南浔、四川平原、广东东莞地区同样有粗犷型、作坊型的胶合板的工厂在生产。他们缺少什么呢?他缺少面底板,所以我当时就引进了我们的资源----非洲的OKOUME原木(奥古曼),1978年就引进了OKOUME(奥古曼)到亚洲来。供给了台湾的胶合板厂,叫做国丰胶合板厂,当时是台湾产量最大的胶合板厂。跟着我在90年代初就把OKOUME(奥古曼)引进了中国,并运输到了中国张家港,这也是张家港建港后卸的首条外国船。OKOUME(奥古曼)引进后,开始旋切的面底板供给全国所有这些作坊式的胶合板厂,到那个时候才形成了中国的完整的胶合板的生产的产业。而且在这边我很骄傲地跟大家回忆一下在1994年,当我们公司也就是苏州工厂生产以后,我们第一批的单板6000M3一整船出口到美国去,写下了中国出口木材的新篇章!我相信6000M3的单板的出口到现在为止,我相信还是历史记录!【来宾非常热烈地鼓掌】这是维德的骄傲,也是中国木业界各位同仁的骄傲!【来宾热烈鼓掌】

中国国家和城市太大,我们老祖宗穷了几百年了,所以有赚钱的机会大家拼着命去赚钱,我们的员工们非常可爱,他们可以连续12小时工作,为的就是多赚那么一点钱,为的就是让他们子孙生活得更好,不贫不穷,所以我们要感谢那些员工们,包括在座的各个老板的员工,你们要感谢他们对大家的贡献。【来宾鼓掌】因为维德的宗旨:公司的员工就是公司的资源,公司的资产,所以我们在苏州首先培养我们的员工。苏州的公司成立的同时我们就创办了维德专业学院,培养我们的技术队伍。到现在为止,从菲律宾从非洲到中国,我们没有一个技术员工是外面外聘进来的,我们也从来没有去挖过任何一个公司的任何一个技术员工,这是维德的骄傲。【来宾热烈鼓掌】同时呢在座的各位非常明确的知道维德在技术上给大家提供的好多服务,也是无怨无悔的。你看昨天晚上来的那么多的维德的旧员工,他们都在很多公司里面当了技术的老总,他们还念念不忘他的黄埔军校----维德。【来宾鼓掌】

第五点当普通胶合板走上产能过剩的时候,丧失了定价权,大家找不到方向,维德又开创了科技木。配合了基本的胶合板基板加上贴面就成立装修、装饰、家具用途的新产品,就是贴面板。所以大家回顾一下,那时候叫做三A红榉、水波红榉,全国大部分的工厂都生产这个品种,用当时的话来讲叫做“全国一片红”。那么跟着呢,有很多科技木厂生产的,也同样的出现了科技木的工厂产能过剩,在那个情况底下维德又用它的办法带领了同行生产了黑胡桃的板材。在全国线条、家具非常地畅销。用当时同行的一句话又叫做“全国一片黑”。 【来宾鼓掌】我记得当时流行的一句话“先有快乐,后有高潮,然后福海无边,不能得益,最后还是要维德”,这是当时的一个顺口溜。

第六点,2000年开始,中国资源缺乏在那个时候已经开始比较明显的显现出来,意杨虽然长得很快但也用的差不多了,桉树虽然5年里面就可以使用但也用的差不多了,杉木是控制砍伐的。杉木这个树种在我们国家生长几千年了,在我儿童时代杉木的直径是可以到50公分以上的,结果我六、七年前到福建、到江西的南部看一下,杉木他们使用的直径只剩下十几公分了。那么我就在想,应该是开始中国引进材料的时候了。所以呢我就把菲律宾种的杨树和桉树推荐给中国,实际呢在印尼特别是在爪哇岛中部有比较大量的种植中国人俗称的马六甲快生树种。所以印尼的一些老板们听到信息的就开始投入生产杨木芯,就是今天大家误叫做马六甲芯。为什么会叫马六甲芯呢?因为大家以为爪哇岛是在马六甲海峡所以叫做马六甲芯。那么想不到当时我的一个理念就成了现在行业里面厚板的主要材料。按照不完全统计,我相信中国每个月从印尼、马来西亚进口的马六甲板应该在4000个货柜左右,不是普通柜是高柜,是相当大的数量。那么这个板呢有它的优缺点,当时在引进的时候,我记得好多木工、好多用户都这样讲,这个板轻飘飘的,锯下去有股臭味,很呛鼻。一种新的产品有这样的想法有传统思维的抗拒是非常正常的。但是经过这样多年来,马六甲在中国厚板中间成了主流,成了主流产品。变成中国生产的杉木板、还有纤维板成了附属的材料,特别是纤维板,是被市场所排斥的。因为什么道理呢?纤维板已经不具备木材固有的特性,它把木材的纤维彻底的打碎掉了,重新胶合,所以它必然是抗强度力比较差,必然是胶水含量比较多,甲醛释放量比较高。

在中国这样大的国家,人口密度这样高的国家,在我们穷的时候我们可以忍耐,当我们稍微富裕一点,就会想到大家的健康,就会想到我们的子孙后代要有一个好的环境,所以凡是甲醛含量比较高的这些产品都受到市场的排斥。这是好事,是我们这一代人对我们子孙后代负责任,因为中国有13多亿人口,是世界上人口密度高的国家,特别是在我们的东南地区沿海一带,全世界人口密度最高的地区之一。所以我们对甲醛的释放量特别关注,这个我要谢谢我们的政府,对这方面的关注,对他的老百姓的爱戴。而维德阻燃板系列产品的研发、生产,适应中国人口高密度的国情以及对防火建筑物的高要求,并引起了国家的重视。我们生产出符合国家标准的产品,并初步获得了国际关注和认可。

那么在这个情况下,马六甲资源又受到印尼、马来西亚的控制,他们的价格反复无常,而且供应不积极,在求多于供的时候,价格唱高调,品质往下降,我相信这是同行们所碰到的困难。在这个情况下,我又在想,怎么样与大家、与同行们共同来发展我们中国的木材加工。那正好,我在25年前,参与了加拿大政府对木材的开发,政府贴200多万的基金让三家公司参与这个开发,很荣幸我作为一个外国公司是被他们政府邀请。什么道理呢?因为在80年代,维德集团在美国、加拿大也小有名气。

大家可能记得我们开放改革以后我们的铁路都是用木枕木的,用什么木做枕木呢?马尾松。但是开放改革以后,我们那样多的港口、那样多的矿山、那样多铁路要发展,需要大量的木材。我们马尾松远远不够供应。所以我就向中央政府建议,引进了花旗松、云杉、铁杉来做我们的铁路枕木。很荣幸地我们得到了中国中央政府的许可,通过世界银行对中国的贷款及日本协议基金的贷款的公开投标,我们很荣幸地中标了,所以才供应了中国北京到秦皇岛的双轨铁路的枕木,整条铁路的枕木。供应从柳州到湛江的出口海港一条铁路等等铁路的枕木。那也可以说是第一次有规模性的引进这种取之不竭的他们非常丰富的资源,当时今天我在座的朋友罗杰先生在的Weyerheauser(惠好)也是我们的合作伙伴,也是我们供应者之一。那我提到这个事情,要讲什么呢?我们的公司在西方社会也有一定的影响力。那么这个事情也使得我们成为了俄勒冈州最大的板材出口商,并获得了俄勒冈州政府的嘉奖,我也很荣幸地被授予了美国荣誉公民。

OSB经过研发成功以后,他们就开始用OSB开始生产,在生产OSB的过程中间,他们有一个比较不正确的理念,还是应用了当时现成的生产纤维板设备的改进去生产OSB,所以做出来的质量各个厂各个公司都有他们各自某些缺点。当然呢,随着时间的进步他们的机器设备也在提高,到现在呢是一个非常成熟的可持续应用的产品。在美国、加拿大、在欧洲大陆大量的使用,但是它也就只有短短的25年的历史。而且这个行业将会成为人类历史不可代替的木材产品,也可以说是唯一可以大量使用的有竞争价值的木材产品。

那么在这个时候呢,马六甲板大家竞争到白热化,丧失了定价权,无利可图,而且很可悲的产生了所谓的贴牌生产,非常遗憾的讲有些公司利用操作的办法贴牌,也把我们大部分同行们沦为他们的奴隶,我在这边呼吁大家,公司要自强,国家要自强,为什么你们永远要让别人牵着鼻子走呢?他们不到一分钱的贴纸可以卖给你五块钱十块钱让你们去贴牌,什么道理呢?所以我讲这句话让在座来反思反思,为什么你们不站起来努力地去创造你们的牌子,为你们企业的长远生存做好准备工作。我讲这些话大家是否有同感,如有同感请鼓掌!【来宾非常热烈地鼓掌】

那么在这个情况之下,刚刚好他们西方社会有丰富的资源、有完整的设备,所以我才引进了维德实木多层板大家俗称的OSB这个产品到中国,我知道在过去那么多年来有些公司引进了OSB这个产品到中国,经过了那么多年,为什么进步不多呢?为什么接受不多呢?因为他们走的路同维德不一样,维德是把OSB做二次加工,进入市场,整个系列的进入市场,有它的二次加工的生态板,有二次加工的贴面板,有OSB芯的胶合板,有OSB的阻燃板,整个系统进入,而且把配件配套都配置完整,同时维德也要表现它的实实在在的行动,我们是准备好了,用他们西方社会的话来讲“准备好open inventory”,准备好他应有的库存。那么我相信,在这样的情况之下,请大家来,昨天我们共同欢乐,参加我的孩子们为我们组织的金婚庆典,今天我们出席了维德集团资源研讨会,共同探讨我们将要走的路,当这行业走到顶边的时候走到无路可走的时候,大家又有了一个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机会,维德将以维德实木多层(OSB)系列产品为切入点,再次转型升级,推动行业进步,愿意再次与同业共享未来!

那么大家如果对OSB板有兴趣的话继续坐下来,我请我专程从美国来的老朋友罗杰先生介绍介绍OSB在美国、在欧洲、在西方社会的情况,现在有请罗杰先生,他是来自L.P.,有24家的工厂,根据到2014年的统计,L.P.集团的OSB产量是美国、加拿大总产量的四分之一,也是全世界OSB产量最大的集团公司。好,是老朋友,他今天特别来为大家介绍介绍,有请!【来宾热烈鼓掌】

【完】




Baidu
sogou